10000的賀文

搭配食用歌曲

 

 

 

 01

膜拜酒Cult wine,可能就是誕生給人崇拜的吧

 

膜拜酒,僅供「膜拜」的酒。它之所以如此難得到,原因在於這些酒品質高、價高且產量極少,從葡萄的栽種與挑選、發酵與熟成木桶的選用、人工釀造等等,嚴格地層層把關使它擁有超高品質,而大量成本的投入也反映在價格上,加上極少的產量,造就了它的「膜拜」道理與意義

他被人轉手,藉由更高更高的價錢抬哄,然後收藏再販賣,再轉

膜拜酒本身就是種錢的象徵,站在世界頂端的人們藐視著玩不起酒的貧民,轉著華麗的步伐嘲笑著所謂的貧窮,背對身去擁抱著那些所謂的金錢,閉上眼拋開理智只為了華而不實的地位

金泰亨是天生的Cult wine玩家,藉由人脈廣泛收取酒,然後再將稀有的酒送人博取更大的利益關係,黑市是需要這樣的

而那些大老闆多少為了需要顯示自己身分地位的酒而去求取金泰亨,常常見到他被邀請而流連在各大宴會上,大多有身分地位的人無不寄望金泰亨看上自己家的人

人口販賣,販賣各地有姿色的男女

說不定藉由好的貨色可以換到一瓶身價不斐的葡萄酒,而悲戚的是,無法

金泰亨對誰都不上心,但還是會參加每場的拍賣會,沒別的原因,他只想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

 

 

 

 

「3!2!1!,讓我們揭開第19屆的博覽會,我是主持人Dino」台下響起熱烈的掌聲,金泰亨轉頭看看旁邊的田柾國笑了笑,舉杯致意,杯中物自然是金泰亨的心頭肉Skull Syrah,一瓶要價近億韓幣,韓國只進口了12瓶,要不是田柾國跟自己是忘年之交,他才不要拿出來喝呢

「讓我們歡迎第一個物品上場,這件珍寶性別為男性,會唱歌跳舞,經過長達3個月的調教才放上來,性子是倔強傲嬌的,喜歡的老闆們歡迎下標,我們暫且稱他為Jimin,為了得到Jimin,開始競標!」Dino拍拍手,簾幕就從玻璃窗上掉到地板

金泰亨愣了,玻璃箱內的人擁有一頭黑髮,向下勾的眼尾展現無盡的魅惑,但在那戴上棕色瞳放的眼珠裡卻透漏更多的倔強,兩眼內的眼淚努力的憋在眼眶內,裸著身子,畏畏的性器藏在主人的雙腿間,胸前的乳粒呈現淡粉色,頸上戴著今年Tiffany&Co新品,不知道何來的,金泰亨對他有種熟悉感,但他卻怕Jimin受傷,他怕他難過

「這次提供展覽品的是我們的K&M!」兩個專營香水品牌的男人站了起來,雙手舉高玻璃杯敬酒

「看來也是身手不凡阿,酒價」金泰亨沒將太多注意力放在酒上面,看了看K&M負責人後便轉回目光到Jimin 身上

「2億」金泰亨舉手

這是全場一片靜默,原來大家看上的人都是一樣的

「兩億五千萬」不知哪來的小公司富二代自以為能比得過他,一臉裝闊的摟著身邊的女人,嘴裡咬著古巴雪茄

「封殺他」金泰亨拉過田柾國的手,嘴唇附在他耳邊說道

「不要這麼親密,我有男朋友了」田柾國怒瞪

「金南俊我也認識阿哈哈哈」田柾國沒理他,對身邊的手下囑咐幾句後,便差遷他去處理了

「三億」此時沒有人再敢說話,那個男人已經消失在華美的議會廳了,無聲無息的

「好的那就由金泰亨先生得標,請到後台填寫單子」

 金泰亨擺擺手跟田柾國道別,逕自走進舞台的後方

 

 

 

02

看著單子,金泰亨歪了歪頭

類似個履歷表,第一格上問著你要叫物品什麼名字

「Jimin啊。他就叫智旻好了」朴智旻。

「送到手中的穿服裝……?」Gucci 

「用途?」乾你屁事

「飾品以及髮色」不需要更改,飾品丟了吧

「這次提供商是?」真囉唆。K&M

「謝謝你這次的填寫」終於結束了

講單子交由櫃台後,臉上貼滿笑容的服務員提點了一些注意事項

「金泰亨先生你好,這次商品有一些注意事項」

 「1.沒有任何讓您退貨的機會 2.生死都掌握在您的手上」

 「3.您的朴智旻如何本單位一概不負責」

金泰亨微微頷首,接著服務員告訴他請先到車上等,稍後朴智旻會由專人送過去

 

 

 

 

坐在駕駛坐的金泰亨皺著眉頭,雙手敲打著方向盤

「幹也太久」正當他準備下車之際,眼睛哭到紅腫卻仍倔強著不肯出聲的朴智旻被推上車了,後面還跟著一排人,是……K&M的人吧

朴智旻眼神空洞的坐在副駕駛坐上,雙手不安的揉著指節,金泰亨見狀搖了搖頭,下車將朴智旻身旁的車門關起來

「你們可以滾了」他對著那一排站得戰戰兢兢的人說道

「是……」多人面面相覷,但也不好說什麼,就看著金泰亨溫柔的關上車門後,才回過神離開

 

 

金泰亨坐入車內後,看著那小孩沒啥動靜,嘆了口氣轉過身幫他系上安全帶,臉和朴智旻的喘氣靠得很近,金泰亨一個轉頭,唇和唇中間留下曖昧的2cm,金泰亨不疑有他的輕啄了上去,卻換來朴智旻的的後退

金泰亨也只能退回去踩他的油門,太溫柔,這是只對他的溫柔

「Jimin阿」

朴智旻突然被這聲叫喚嚇到,濕漉漉的眼睛瞪大抬頭看著開車的人「我不是叫…朴智旻嗎?」

金泰亨皺了皺眉「你比較喜歡朴智旻這個名子?」「嗯」

「我們是不是有見過面阿」金泰亨疑問道

「有…去年在華勝頓的酒展有說上幾句話」

「難怪如此的熟悉」金泰亨憶起,當時朴智旻熟練的語氣和彎彎的眉眼深深勾著他,難怪會有莫名的熟悉感

「你就是當時很流氓的那個V? 」這個名字是當初金泰亨請金南俊幫他想的,簡潔有力,十分適合用在社會裡

「嗯就是那個很帥的」金泰亨自動解讀朴智旻的意思,糟來他的一個怒瞪

「好吧智旻,你希望我陪你還是…」話還沒說完,手臂就緊緊被一隻小手抓住「拜託不要留我自己一個…拜託‥求你」

等到桀驁不馴的個性出來才提醒自己失態了他才尷尬的收回自己的手

 

「上一個賣家…不對,是K&M怎麼對你的」朴智旻微微抿唇,似乎不太想再說下去

接著兩人便一路無語地到了豪宅

 

 

 

03

朴智旻被金泰亨輕手輕腳的抱上豪宅,左邊數來第五間房間

「嗯…熱」這是朴智旻看到床後第一個吐出的詞,金泰亨莫名的覺得事有蹊蹺,傲氣的他是不會主動向人示弱的吧,將朴智旻放到床上,翻過身一看,肉色的穴口滴下透明的淫液,果不其然,催情劑

難怪朴智旻的臉色一直不太好

「泰……是泰亨…吧、對不起、對不起」朴智旻羞澀的掉下一滴滴的淚水,宣洩出情慾的糾葛和羞恥的情緒

「我不要…你…不要過來」埋藏的傲氣讓他即使痛苦也不有求於人,不願意表露脆弱

「你放心,我不會碰你的」金泰亨低下了頭,將朴智旻早已硬挺的下身含進去,靈巧的舌頭模描著對方小巧的性器,接著吐出一點,專心的往龜頭舔拭

朴智旻的分身在金泰亨的嘴裡吞吐著,手指藉由他自身分泌的液體在後穴抽插著,惹得朴智旻又是一陣奶奶的蕩叫,但是又不願意示弱,於是咬著自己上唇,卻又被弄的憋不住呻吟

「嚶……泰亨、、那裡啊啊…不要」

「叫泰泰」

「泰泰嗯……哈」

一個深吸讓朴智旻射了出來,高潮過後的感覺讓他不住暈了過去,金泰亨將他打橫抱進浴室,摳弄他還留在穴口的催情藥

 

 

 

金泰亨處理完朴智旻後,走到家裡客廳吧檯坐著,順手調了一杯Blue Rose ,金泰亨自稱他是Blue Rose,基底是用耆鷹酒莊的Screaming Eagle Second Flight 2011調成的,這款葡萄酒素質參差不齊,看年份與產量作為區別,但是難喝的那一年,遇到自家心頭肉的平價John walker就絕配了,葡萄酒,是金泰亨的愛

因為自己喜愛,才投入這行的

他順手從吧檯底下的酒櫃中挑出一瓶1997 Screaming Eagle Cabernet Sauvignon,這是連會員都只有3瓶機會的,會送出這瓶代表

 

朴智旻真的很上他的心

 

 

 

不知沉思多久,一陣聲響逼得金泰亨從思緒中脫離

「老闆來杯空軍二號吧」朴智旻拉開吧檯的椅子,雙手撐著頭,看向金泰亨輕聲道

「你到賣家家都這樣的?」

「只有對你哦」朴智旻微笑

「那代表你很愛我囉」

「少臭美了」白眼

「謝謝你剛剛剛幫我……」倔強的小臉不願意抬頭看金泰亨,而他也識趣得不逼迫朴智旻

「諾。空軍二號不是什麼調酒阿」

轉著酒杯,魅惑的眼線仍在朴智旻的臉上,眼神卻多了份單純和可愛「Taehuyng阿‥我是品酒師喔」金泰亨眼神閃爍的看著朴智旻

「我啊…是死亡的品酒師,是只能微笑的品酒師,我現在沒有自由」

「因為一次不想幫那家公司造假評價,於是就被賣到K&M了,把我關進屋子裡,黑的,都是黑的……」金泰亨不等朴智旻說完,他的唇便強勢的貼上朴智旻的,啃咬著對方的唇瓣,有如蜜糖般的口水交換著,這次,朴智旻沒有推開

 「金泰亨!!」朴智旻撫著紅腫的嘴唇,對一臉狡詐的金泰亨炸毛

「哈哈哈隨便,我們出門」他敷衍的揮了揮手,撲上去掛在朴智旻身上「走走走……」朴智旻鄙視

 

 

 

 朴智旻心不甘情不願的上了車,讓金泰亨幫他扣上安全帶,抿著嘴巴的他可愛極了

「你想要去哪」金泰亨頭也不回的盯著前方的路

「隨便你啦!」朴智旻撇過頭,表示不想與金泰亨說話

「你這身衣服真好看,送來穿的真醜」這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衣服不一樣了

「太大了」朴智旻皺眉,小手在大大的袖子裡晃阿晃的,一下拉拉自己衣服,一下拍拍自己褲子,活像個小精靈般

「我們去吃飯好不」「隨便」

又聽到金泰亨的哈哈大笑,朴智旻覺得金泰亨真是個怪人

 

臭流氓

 

 

金泰亨牽著不怎麼願意的朴智旻走入餐廳,幫他拉開椅子在自己走去坐下

「我要喝酒」朴智旻仿若小孩敲著空空的碗,嘴巴憋成一條線,看的金泰亨覺得瞬間被萌化

「這裡的酒都不錯,你想要喝什麼,自己看,我先點餐,你有什麼不吃的嗎?」

「不喜歡吃蘑菇跟胡蘿蔔」朴智旻看著酒單,頭也不抬的回答

「我要喝冰火」「啥?」「你管我」

金泰亨嘆了一口氣,擺了擺手讓服務生過來點餐「One suit A and ...」朴智旻的思緒早就不知道飛去哪裡,他想念自己的父母,想念在釜山的弟弟,思念大海,思念酒

「One bottle of Ice fire ...」

「Two bottles of Ice fire, thanks 」看著服務生遠走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金泰亨,有點惱怒的看著朴智旻

「你……」「陪我喝嘛」

看著朴智旻若有所思的樣子,金泰亨也不方便說什麼

「智旻阿……」「有這麼親嗎?」金碰壁

「我只是想問你為什麼要喝這麼劣質的酒」

「我開心啊~好喝」朴智旻眨了眨眼,纖長的睫毛令金泰亨的心跳漏了一拍

「金泰亨」

「幹嘛」

「謝謝你」聽到後他笑了笑,捏了捏對方的臉頰表示你怎麼這麼可愛

「啊啊啊啊啊」換來一隻炸毛雞

 

 

04

金泰亨高雅的捧起酒杯,用舌頭輕輕的碰了下那在他口中說的很難喝的紫色液體

「嗚嗚嗚嗚嗚嗚真的吞不下去,旻旻啊,你怎麼喝的」

「就很好喝啊,不覺得嗎?」朴智旻笑了笑,看著眉頭緊皺的他,接過他手中那杯直接喝了下去,嚇得金泰亨瞪大了眼睛

有時候,在你們眼裡骯髒的東西,是我眼中孤獨的玩伴

從小嗜酒的朴智旻,第一杯喝下的產物就是Ice fire,在他12歲的時候

很痛啊,喝下一杯就是痛,有人能明白父母整天吵架的痛苦嗎?有人能明白自己弟弟比自己還要優秀的痛苦嗎?

有時候,想念只是寄託

「其實我比較喜歡Lemon的」「恩喔好」看金泰亨眼巴巴地盯著對桌的紅酒,朴智旻嘆了口氣

「One cup of Absinthe」朴智旻對著要走過去的服務生這麼說「不要,苦艾難喝死了」最後金泰亨點了葡萄酒就是了


一邊小口小口的嚼著牛肉,一邊挑掉盤裡的花椰菜

「不是不喜歡胡蘿蔔跟蘑菇而已?」

「花椰菜就跟V一樣,不討厭也不是很喜歡,胡蘿蔔跟金泰亨一樣,超級討厭的」

金泰亨汗顏,這人真是……

兩人聊了很多,從酒聊到家鄉,從笑聊到興趣,從恨聊到原因,反正吃完時,店內只剩他們兩個了


「智旻啊」

「內」這次他沒再反駁

「我們明天,去釜山好不」

「我要喝酒」

「去釜山喝酒?」

「成交」





--TBC--

他還沒完結(耶

但是不會像晴天跟Soulmate 一樣

目前歸類在短文(ㄗㄢˊ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為了希望而活::For My Hope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貓村月夜
  • 我又看到小17客串wwww(望向Dino
    就這樣😂😂(?)
  • 我取名無能www
    好啊就這樣0.0XDDDD

    BC 於 2017/08/07 15:4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