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提:Heaven


今年初雪,好慢好慢,慢到金泰亨都覺得,還在秋天。

今年是金南俊走的第二年了

窩在他和金南俊一起買的沙發上,是灰色的,金南俊說很像下雨天,也像金泰亨灰濛濛的雙眼

看著早已快背熟的《流螢集》,金泰亨一直覺得,泰戈爾的詩很美,講出來的話跟金南俊好像

My last salutation are to them who knew me imperfect and loved me.
我最後的敬禮獻給那些知道我不完美卻依然愛我的人。

那時金南俊走的第三個月,12月30號,雪開始下了,他說過,金泰亨喜歡雪,那我就把它變出來

他也講過,如果哪天我先走了,你生日那天,絕對會是下雪的那天

金泰亨笑笑的說

「幸好我出生在12月」

說這些話的時候,金南俊已經在輪椅上了,金泰亨仍覺得他真的很帥,不管是不是病容憔悴

他阿,笑起來會有兩個酒窩,眼睛會瞇瞇的,很好看

即使他走了,還是很清晰地映在他心頭,那淡淡的,寵溺的笑容

Let the touch of thy finger thrill my life's strings and make the music thine and mine.

讓你的指尖觸動我生命的琴弦,讓音樂成為你我合奏的佳篇。

 

 

泰戈爾說:浩瀚廣大的沙漠,常為搖搖頭笑笑就飛去的一葉青草而爍起愛情之火

葬禮時,金泰亨違背了金南俊的指令,他有哭,但是,像星光般,閃爍落過他的臉龐

它會受傷,如果不哭的話—因為心會痛得無法自拔

指尖觸著書籍,金泰亨想起了以前的事,想起當初的相識,相戀,相愛—都是互相的

只有死亡,是南俊先開始的

金泰亨不怪他,因為他知道金南俊心中還有他

某天金南俊化療前,他對著金泰亨耳語:

「我只是先替你領閱天堂的廣大無邊」

恩,我知道

 

肺癌末期,聽到時無法接受,是真的

誰聽相信自己的枕邊人剩不到2個月?誰能?

但是金南俊捧著金泰亨的臉,說了句泰戈爾的話,他說:

「我的存在有如生命,是一個永恆的奇異」

反正只要你金泰亨的心裡有我,我就存在著,愛就存在著

他也只能看看金南俊滄桑卻堅毅的臉龐,止不住的淚水就這樣滑落他的指尖

好吧,我相信你

 

金泰亨放下《流螢集》抱起腳邊喵喵叫的小灰貓

「小南阿,你說,這雪什麼時候下呢?」灰貓不明所以的喵了聲,往金泰亨的懷裡蹭了蹭

門鈴響了,金泰亨抱著小貓前去應門,貓眼外,站了五個人

碩珍哥、玧其哥、號錫哥、智旻、柾國

「生日快樂」金泰亨放下小灰貓,牠一溜煙的就跑走了

五人笑著走了進來,金碩珍提著草莓蛋糕坐上灰色沙發

「泰泰,生日快樂」

每年都是這樣過的,這樣溫暖著每個人的心

「許願吧」鄭號錫十指緊扣閔玧其,依偎在他的身邊

「第一,我希望哥跟玧其哥趕快結婚」

大家聽到都不約而同地笑了下,閔玧其拍拍鄭號錫的肩

「第二,我希望你們都過得幸福快樂」

他們所有人的手牽起來,圍成個大大的圈子,等待金泰亨許下最後一個無聲的願望,依照慣例,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但這次他說了

「第三,我希望南俊在天堂過得快樂」

看著金泰亨緊閉卻溢滿幸福的雙眼,朴智旻哭了

「傻孩子,泰亨沒哭你哭什麼呢?」金碩珍看了眼已經睜開雙眸的金泰亨,對著智旻說

「我好想南俊哥阿」

「他活在我們心中」金泰亨笑了笑,鬆開田柾國跟金碩珍的手

「吹蠟燭!」鄭號錫鼓譟著氣氛,他們待金泰亨吹熄後,吃著蛋糕,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南俊阿,我很幸福,你看到了嗎?

 

送走他們後,金泰亨靠在落地窗前,手中抱著小灰貓

「小南你看,下雪了呢」

兩年過去,雪仍然很準時的在金泰亨生日天降下

我們相見相親,有如海鷗與波浪的會合。 我們分離,有如海鷗的飛去,波浪的捲開。

 

 

 

 

 


 

我還是必須告白泰戈爾,超有才的阿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我最近用電腦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 的頭像
BC

為了希望而活::For My Hope

B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綠霞草
  • 這篇好淒美♥♥
    寫得太好了QQ

    這讓我想起春日的MV 嗚嗚
  • 其實這篇是我對泰戈爾的告白(滾
    嗚嗚謝謝喜歡
    春日www大黑的套路不能比阿

    BC 於 2017/07/12 18:2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